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新聞

共享充電寶生死戰:入局容易做大難,狂奔背后難掩燒錢困境-今牛財經

時間:2020-01-02 17:34:56 來源:今牛財經綜合

 因為盲目擴張導致市場份額嚴重下滑的情況也開始出現。據悉某頭部品牌為了迅速擴充市場,將線下店鋪拓展工作全權交給了第三方代理商來做,因為只考核機器鋪設的數量,而未考核營收,導致產生了大量廢棄點位,中間商賺走了大部分錢,市場份額從70%下滑至11%。

“共享充電寶公司的現金流比預期要好,頭部玩家基本都是盈利的,仍然是共享經濟中不錯的賽道。”金沙江創投主管合伙人朱嘯虎日前接受今牛財經專訪時如此表示。

時間倒回至四年前,在從杭州火車站前往西溪酒店的路上,因為堵車他又玩了兩把《王者榮耀》,隨后iPad電量告急。半個小時后他即將會面的一家創業公司小電科技,正是從事共享充電寶項目。

 

時至今日小電科技完成B+輪億元人民幣融資,成為活下來的一個,并且與街電、來電科技、怪獸充電并稱為“三電一獸”,占據了九成以上的市場份額。近日怪獸充電完成5億元C輪融資,讓這個原本有些沉寂的行業,再度回歸焦點。共享充電寶究竟是一門好生意嗎?在資本助推之下,是否會和單車一樣走向燒錢擴張,最終淪為資本游戲?

資本爭議仍存

在資本圈,共享充電寶一直是一個充滿爭議的項目。一些投資人認為共享充電寶模式輕、易復制、賺錢快。也有投資人認為共享充電寶盤子小、低頻次、偽需求,是資本寒冬時期投資人焦慮的產物。

資本態度的搖擺不定也體現在數據上。2017年共享充電寶項目異軍突起成為資本寵兒,時至今日行業近50%的融資事件集中爆發于這一階段,包括聚美優品、小米科技、美團等巨頭紛紛入局共享充電寶項目。僅僅10天共享充電項目獲得3億元融資,40天融資12億元,融資速度和額度遠超投資人預期。

在“多電混戰”過后,資本趨于謹慎,行業倒閉潮也開始出現。共享充電寶公司“樂電”宣布停止運營,PP充電、小寶充電、泡泡充電、創電、放電科技、河馬充電等也先后進入項目清算階段,行業融資幾乎處于停滯狀態,僅有少數頭部品牌進入A輪后融資。

經歷了爆發、洗牌、分層等考驗后,目前共享充電寶項目進入加速搶占市場的階段,“三電一獸”成為市場頭部玩家,且基本具備了盈利能力。共享充電寶的崛起既得益于“共享單車”的市場教育,但單車市場一地雞毛的現狀,也讓社會透支了對于“共享經濟”的信任。

朱嘯虎認為,共享充電寶和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完全不同。相較于共享單車存在三年折損問題,共享充電寶幾乎沒有損耗,成本全部回收后依舊可以賺錢。“之前行業低估了對于充電的需求,電池技術的進步趕不上人對電需求的速度,伴隨5G的到來,人們對于手機娛樂的需求會加倍釋放,用電的需求會更強烈。”

但在另外一位投資人看來,“高額融資并不意味著模式已經完全跑通,共享單車原本也是一個靠租金能夠覆蓋成本的經濟模型,但在資本作用下充滿了變數?,F在共享充電寶搶占優勢店鋪的成本越來越高,利潤空間被壓縮,甚至虧錢擴張的現象也開始出現。”

狂奔背后的渠道之爭

雖然共享充電寶企業已經具備了盈利能力,但基本都是微盈利狀態,企業間的競爭博弈和內耗,拉低了行業毛利率,如何將企業進一步做大仍是一大挑戰。

如同共享單車一樣,共享充電寶的核心競爭力也在于鋪設速度和資金使用效率。“鋪設速度是關鍵,而且是有效速度,包括每個設備的激活頻次、使用時長等。一旦搶占先機,再鋪設的難度很高,替換成本會上升,互聯網項目領先半年就很難追了,在別的產品沒有出來前,要占領更多市場。”朱嘯虎表示。

資本無疑成為共享充電寶項目攻城略地的助燃劑,企業開始加速城市拓展和點位布局。根據今牛財經統計,目前怪獸充電、小電科技業務均已覆蓋了上千個城市,僅“三電一獸”向市場投放的充電寶數量就已經超過1350萬臺,遍布商圈、旅游、社區、餐飲、酒店、影院、醫院等場景。

“一旦確定有足夠的市場,又具備產品先發優勢,就會轉為資本優勢,資本優勢再轉為團隊、產品以及擴張優勢。”小電科技創始人唐永波曾告訴記者。

伴隨規模的擴張,行業的渠道之爭也進入白熱化階段。在實際走訪中,有商鋪人員告訴記者,已經有好幾家共享充電寶品牌來洽談合作,互相詆毀競爭對手,抬高入場價格的情況時有發生。

根據此前曝光的怪獸充電商業計劃書來看,除去BD與銷售部門人工成本20%、分店利潤23%、充電寶及柜機折舊16%,以及倉儲、運費、安裝費、配件費等,日均每寶毛利率為31%。

但據一位業內人士向今牛財經透露,目前分店利潤抽成50%都是常規操作,為了能夠拿到頭部商家,品牌商們拿出了高入場費和高額分成爭奪合作商戶。一種方案是采取入場費+分成模式,另一種方案是階梯式進行分成約定,例如第一個月品牌方和店鋪三七分,第二個月四六分,第三個月五五分。

一擲千金搶奪獨家資源的現象開始發生。此前某充電寶品牌與一家大型酒吧連鎖集團簽署了三年獨家排他合作協議,據悉該筆交易斥資2000萬元。上述人士稱該交易幾乎成為行業笑話,“按照成本結構計算超過500萬就是虧本的買賣,2000萬就是燒錢的節奏。”

因為盲目擴張導致市場份額嚴重下滑的情況也開始出現。據悉某頭部品牌為了迅速擴充市場,將線下店鋪拓展工作全權交給了第三方代理商來做,因為只考核機器鋪設的數量,而未考核營收,導致產生了大量廢棄點位,中間商賺走了大部分錢,市場份額從70%下滑至11%。

“半年前,共享充電寶3~6個月就能夠回本,但放到現在這個節點就不好說了。一個是入場費的出現,成本核算結構發生變化。另外一個因素是各家都在推帶屏幕的大型機,單機器本身的成本就在3萬元左右,回本周期也會拉長。”該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行業亂象消費者買單

無序的競爭終將高額的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共享充電寶亂扣費、好借難還、押金難退、客服溝通不暢等種種亂象開始出現。

在過去一年,共享充電寶品牌方不約而同提升了收費標準,價格從1元/小時上漲到了3元/小時,甚至12元/小時不等。上述人士稱,從共享充電寶品牌方角度而言是不愿意漲價的,這勢必會影響到市場規模的拓展速度。但伴隨優質商家的搶奪,商家議價能力的提升,在商家提出漲價需求后,共享充電寶品牌方只能被動跟隨漲價。據悉共享充電寶的漲價幅度并不統一,是根據每個點位具體的客流量和店家需求一家一家談定的。

對于共享充電寶企業而言,漲價客觀上可以改善營收結構,但如果用戶體驗和運營效率跟不上,無異于飲鴆止渴。

例如為了緩解“供不應求”的情況,不少品牌方會選擇投放多于機柜位數量的充電寶進入市場,這就致使不少消費者遭遇“好借難還”的糟糕體驗,尤其是在節假日租借高峰期,或者熱門商圈,歸還無位的情況時常發生。矛盾背后考驗的是共享充電寶終端與信息平臺的無縫連接、快速響應能力,以及對于點位的精細化運營程度和管理效率。

“除產品之外,長期一定是靠良好的資產管控、持續提升的團隊效率和服務贏得市場。”怪獸充電創始人兼COO徐培峰表示。時至今日,共享充電寶廠商需要承擔產品成本、運營成本、門店入駐費以及分潤等方面的財務壓力,伴隨行業競爭的加劇,廠商傳統盈利空間將有所收縮,平臺需要發揮服務入口功能來提升自身的盈利能力。

熱門標簽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投稿合作| 法律聲明|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2015-2017 今牛財經 粵ICP備15110518號-1

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網站聲明。

福州麻将一枝花的牌型